精彩小说尽在92小说网!
首页  >  耽美百合  >  幼崽护养协会 > 2 应聘入职

2 应聘入职

酒矣 9103字 2018-3-6 17:19:32
    走进门后,谢栾更清楚地看见了里边的环境。
    这家护养协会的占地面积看着很大,但却非常空旷,只有几栋主要的建筑物,其他空地似乎就这么闲置着。
    门口的铁门生锈了大半都不更换,大门附近也没个门卫,路边的花坛和草坪看起来也是长时间没人修剪打理……谢栾往那应该是办公楼的地方走着,越是走近,心里越是有点担心。
    不是他说啊,这家幼崽护养协会一看经济状况估计就不太好。就算拯救这个世界的正确方法真是让他来这里当保育员,谢栾怎么觉得,这地儿有种随时要关门大吉的危机感?
    不管了,先应聘再说。
    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晃出脑袋,谢栾站在一扇挂着办公室牌子的木门前,举起右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
    "叩叩。"
    在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之后,隔了大概有三、四秒,办公室里才传来带着些许迟疑的回应,"请进。"
    于是谢栾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人类……?
    看见走进来的人类青年,坐在办公桌前统计着这个月收支的女孩明显愣了下,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站起身很是礼貌地询问:"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来……?"
    问话的年轻女孩长得能算清秀,头上有两根小触角,在说话时会偶尔轻微晃动一下,眼睛是明显的竖瞳。
    虽然在被金色光球领到这里来的路上,谢栾也有看见不少非人类种族,但这样跟外星种族近距离接触对话对谢栾来说,暂时还是种太过新奇的体验,让他此时的心情不免多了点起伏。
    撇开是被迫穿越这一点的话,从一名艺术创作者的角度,谢栾其实觉得这种体验很有趣,新奇的体验能给他激发很多灵感。
    "应聘。"谢栾出声回答,同时他把之前从铁门上揭下来的那张纸放到前边的办公桌上,"我看到门口贴着这张招聘单。"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回答,女孩头顶上的触角忽然抖了抖,满脸惊讶。
    那张招聘单已经贴在门口好几个月了,当然街道上的其他地方也有贴,但这几个月来都压根没有上门应聘的人,她和会长对招人这事其实都已经不抱希望了。
    工资高的话,当然不愁招不到人,但问题就在于他们协会没有钱!给出的工资待遇是每个月1800信用点,至于额外福利,诸如年终奖金之类的……统统没有。唯一算得上好的,大概就只有包吃住这一点了。
    一般人随便找份别的工作都不止这么点工资,再说当保育员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想招新员工就难上加难。
    现在有人终于肯来应聘,夏琪当然很高兴,但眼前青年可是一名人类啊……据她所知,整个星际大概都没有哪家幼崽护养协会有聘请人类保育员。
    这倒不是对人类种族有什么偏见,而是客观原因造成的。
    一旦离开特制的武器设备,人类都是非常弱小的,这几乎是全星际所有人类以外种族的共识。
    即使是面对其他种族的幼崽,对人类而言,这件事情也已经具备相当的危险性了。所以正常来说,护养协会不会聘请人类保育员,而一般也没有人类会想到幼崽护养协会应聘当保育员。
    "我去喊一下老会长,麻烦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只稍微思索片刻,夏琪很果断地给出回应,她也只是这里的一名普通员工,招人的事情不归她决定。
    "好。"谢栾点点头。
    人走之后,谢栾闲着抬起手戳戳漂浮在自己身边的金色光球。这个光球其他人是看不见的,之前走在路上的时候,谢栾已经确定了这一点。
    没让谢栾等多久,夏琪很快带着一名已经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过来,在这名老人头上有着和夏琪同样的触角。这是赛维拉种族的标志性特征。
    除了触角与竖瞳以外,赛维拉人的外貌可以说和人类非常相似,且是偏东方人的长相,就连取名风格也相近--不过在身体机能方面,两个种族可就差得远了。
    "听小琪说,你想来这里应聘当保育员,是真的考虑清楚了?"老会长先打量了前边的人类青年一眼,然后才开口说,"具体薪酬就是招聘单上写的那个数目,没有其他额外福利。"
    地球联邦的根据地离这个星球非常遥远,会大老远跑来盖亚星的人类并不多见,一般会来这星球的人类大多是商人。但眼前青年既然是来应聘当保育员,显然就不符合这一点。
    谢栾点头应了一声,应声后再补一句:"包吃住就很好了,我会认真工作的。"
    这句话谢栾说得那是毫不违心,他被赶鸭子上架穿越到这边世界,目前可是身无分文的状态,穷得叮当响。
    如果这份工作不包吃住,那谢栾觉得自己今天怕是得睡大街了,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谢栾说这句话,也等于是变相跟两人告知他现在的处境,果然两人都很快读懂了他话里的意思,神情顿时带上几分了然。
    大概知道了青年的境况,由于护养协会实在是缺人手,老会长也不多问其他事情,简单询问姓名之后就把合同给谢栾签了。
    在谢栾签完合同以后,之前一直在旁边安静看着的年轻女孩脸上就展露出笑意,"那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你跟会长一样喊我小琪就行。员工宿舍是最左边那栋屋子,等会带你去找间空房收拾一下,你今天就能住进去了。"
    "嗯,谢谢你。"谢栾微弯眉眼,诚恳道谢。
    青年生得好看,弯下眉眼时总有种能直达人心的柔软感,道谢也就显得格外真诚。
    去员工宿舍之前,夏琪还是跟老会长一起,领着青年先熟悉下工作地点,顺便给对方说下平时的工作内容。保育员日常工作的地方紧挨着员工宿舍,这样过去正好也是顺路的。
    工作地点就在旁边,也就是需要照顾的幼崽所在的地方,是中间最大的那座建筑物。屋子前边有挺大的庭院,这也是幼崽们平时户外活动的地点。
    虽然院子里基本没什么装饰布置,只寥寥种了点树和花,旁边摆上几个假山石,远算不上别致,但胜在看起来还是有人打理的样子。
    现在还没到活动时间,院子里正常来说是见不到幼崽的,但就在谢栾一行人刚刚踏进庭院的时候,一声充斥着恐惧的叫喊声传了过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十分嘶哑的低吼。
    叫喊声是由一名保育员发出的,这名保育员跟夏琪一样是赛维拉人,是一名成年男性。对方脸都已经吓青了,此时正拼了命地往前跑,在看见远处的谢栾等人的时候,当即像看见救星一样大声喊道:"救、救我--!"
    追在对方身后的,是一只体型庞大的非人生物,躯壳看起来冰冷而坚固,比尖刀都似乎更为锋利的前臂显然有着强大的攻击力。从对方身上射出的尖刺深深插入了地面,毫无疑问,一旦命中,这些尖刺能轻易扎穿猎物的躯体。
    猩红的竖瞳十分凶戾,毫无感情可言,这只外形恐怖的危险生物以极快的移动速度追击正在逃跑的人。就像把对方当作需要撕成碎块的猎物,锁定在对方身上的竖瞳紧缩成了一根细线。
    也不管会不会波及他人,在见到进入庭院的几人之后,逃跑着的人立刻就往他们那边跑过去。
    "糟了,这只幼崽是……"就算已经当了快五年的保育员,这场面也还是让夏琪慌了。
    这是穆卡族的幼崽--由于相对缺乏智慧,除了战斗以外基本什么都不懂,并且无法进阶出类人形态,穆卡族在星际中被认为是低等种族。
    但这个种族的确拥有很强的战斗力和生存力,它们自身就是足够冰冷锋利的武器,战斗时极其凶猛。如果是单纯比肉搏能力,恐怕整个星际都没有哪个种族能比得过穆卡族。
    而即使只是幼崽,一只穆卡幼崽也拥有相当的战斗能力。
    幼崽?虽然不合时宜,谢栾在这时还是没忍住微微抽动了下眼角。
    才是幼崽,就长这么大??
    但很快,谢栾就没有能在心里吐槽的时间了。
    "快跑!"发现同事正带着处于暴怒中的穆卡幼崽往他们这边跑来,夏琪变了变脸色。
    这只穆卡幼崽现在六个月大,这六个月以来,对方一直都还算安定,夏琪不明白为什么这只穆卡幼崽会突然显示出攻击性。
    但他们应付不了这情况,现在只能先跑,等这只穆卡幼崽情绪稍微安定些,他们才能考虑接近。现在正面迎上去的话,一定会出事的。
    作为一名赛维拉人,夏琪只知道人类在离了武器装备之后就没有多少战斗力,却没想到会连逃跑能力也基本为零。
    其实谢栾已经拿出多年不用的百米冲刺速度在跟着对方一起跑了,作为一名正常人类,这个速度已经是他努力的极限。只不过跟身体素质如同开挂的外星种族一比,才显得慢而已。
    很快落在了最后边,能听见从后方传来的嘶声低吼似乎越离越近,谢栾额角冒出了点细汗,心脏在胸腔下怦怦跳着。不完全是因为危险的境况,还因为剧烈运动。
    本来就跑不过了,没过一会,一道风声擦过,谢栾还不小心被草地掩盖住的障碍物绊倒在地上,登时吃痛地闷哼了一声。
    再下一秒,已经从后边追上来的穆卡幼崽就直接扑过来将他彻底困住。
    尽管一开始要追的对象并不是青年,但处于被激怒状态的穆卡幼崽在追上落在最后边且还被绊倒了的青年之后,它还是毫不犹豫扑了过去。
    被那尖锐锋利得如刀刃一般的前臂死死卡在地上,谢栾对上了一双凶戾冰冷的猩红竖瞳,在视线对上的一刻,谢栾听见这只从外形上看很容易令人心生恐惧的生物对他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谢栾:"……"夭寿了。
    眼看着被卡在地上的青年脖子和头分分钟要分家,折返回来看见这一幕场景的众人都把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
    不会吧,难道才刚签完合同,这新同事就要没了吗--?!
    焦急无比但又没有能救人的方法,看着被穆卡幼崽卡住脖子的青年,夏琪不敢轻举妄动。她现在只能尽力向这只穆卡幼崽表示出自己没有恶意,竭力向对方传达不要伤人的信息。
    但她的行动却似乎没有任何效果,这只穆卡幼崽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是从喉咙里发出表达威胁的嘶声低吼,竖瞳紧缩。尤其在看见畏缩在最后边的某个身影的时候,这只穆卡幼崽身上的攻击性变得更加明显。
    大概察觉了这一点,夏琪只好一咬牙准备强行救人,但就在她刚往前一步的时候,她听见了青年的声音。
    "别过来。"
    喉咙吞咽几次,谢栾成功放慢胸中的扑通,同时也稍微平缓下刚才由于剧烈跑步而有点急促的呼吸,然后他说:"你们离远一点……"
    谢栾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已经观察到,这只穆卡幼崽的敌意其实更针对于缩在后边的那名保育员。而在已经扑住了他的情况下,其他人靠近过来只会进一步激怒对方。
    既然对方在扑住他之后没有马上让他的脖子和脑袋分家,镇定下来,谢栾认为事情还是有很大转圜余地的。
    等众人都退开了,谢栾就主动迎上那双盯视着他的猩红竖瞳,认真和这只从外形看起来颇为可怕的危险生物对视起来。
    这并不是在做什么气势对决。就在那双猩红眼睛的盯视之下,谢栾抬起自己还能自由活动的右手,在对方的视线中小心碰上那卡在他脖子旁边的锋利物体,在上边轻摸了摸,"乖……"
    与其说是安抚,不如说是哄。在做这一系列动作时,谢栾始终没有移开跟这只穆卡幼崽的对视。
    在被青年这样轻哄一下的时候,这只危险生物有一瞬间像是停顿了所有动作,猩红眼睛里紧缩着的瞳仁也似乎微有放松,但看起来仍然表现得很是凶悍。
    "宝宝乖。"语气柔缓,谢栾继续轻声哄着。手下触感冰冷,触摸着的锋利前臂简直像一把真正的尖刀,肉眼可见非常危险,但谢栾并不畏惧接触,没有停下安抚的动作。
    无论外形是不是看着危险可怕,这是一只幼崽没错。
    还只是六个月大的幼崽,理所当然无法理解语言。但即使不能理解语言,被温柔对待时也会拥有一种模糊概念。
    第一次被这样轻哄,无论是青年的声音或者动作都透着一种温暖感觉,让将青年扑在地上的穆卡幼崽渐渐收敛起了身上的攻击性。
    不明白"宝宝乖"是什么意思,也是第一次听见这三个音节,这只穆卡幼崽只本能地从喉咙里发出了点声音回应。
    依然是一种嘶哑的声音,但没有表达威胁,只是单纯地回应而已。
    把锋利的前臂从青年脖颈旁边移开,但又不移得太远,这只穆卡幼崽一动不动地盯着青年的右手。
    因为自身躯壳是冰冷的,青年的手心体温就显得格外温暖,对于这种在出生以来的记忆中都只感受过零星几次的温度,这只穆卡幼崽其实很喜欢。
    贴在颈侧的锋利物体终于移开,谢栾一开始有些微僵着的身体现在也彻底放松下来。
    说不上来原因,但从刚才开口去哄这只幼崽开始,谢栾心底就基本没有了害怕的感觉。而现在被盯着手看,已经无师自通点亮了哄幼崽技能的谢栾几乎瞬间就懂了,他很自然地再抬起手在这只穆卡幼崽身上摸了摸。
    只是摸着摸着,谢栾感觉有点儿呼吸不通畅,"咳咳……"
    讲道理啊,扑在他身上的这只大型幼崽,是真的很有重量的--
    这时没等谢栾再出声,重重压在青年身上的大型幼崽却仿佛懂了什么,在用竖瞳继续盯着青年看的同时,慢慢把身体挪开了。
    都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这只穆卡幼崽竟然会愿意主动放开扑住的猎物……看清楚事情的转变,在远处为谢栾捏着把冷汗的三人现在齐齐愣在原地。
    而再看接下来的发展,他们就真的目瞪口呆了。
    从草地上站起身来之后,谢栾没有做出任何逃跑动作,仅仅是站在原地,把手探到自己的衣服兜里摸索了下。他记得自己兜里有颗牛奶糖。
    也算是个人怪癖,谢栾觉得自己在画画的时候,吃着甜食能比较有灵感,所以身上总揣着几颗糖。
    剥开了糖纸,谢栾并没有把这颗糖往自己嘴里送,而是踮起脚再举高了手,把这颗牛奶糖给在他面前的大型幼崽喂去。
    哄完人之后,总得给点实际行动。尽管现在哄着的是一只非人类种族的幼崽,谢栾觉得这道理还是通用的。
    "这是我全身上下唯一的财产了。"见到那一看就咬合力极强的利齿也面不改色,谢栾把手上的糖喂到面前的穆卡幼崽嘴里,喂完以后还这么自我调侃了一句。
    谢栾也没说谎,他现在身上除了这颗牛奶糖,还真拿不出别的东西了。这颗奶糖顶多也就指头大小,拿出来哄幼崽,谢栾其实怪不好意思的。
    实在显得有点太吝啬了……
    一颗奶糖对这只穆卡幼崽来说太小了,放进嘴里连塞牙缝都不够。本来想直接吞下去,但是一丝丝甜味弥漫开来,它不舍得吞了。
    "喜欢?"看着已经不再显示出明显攻击性,甚至表现得有些安静的穆卡幼崽,谢栾露出点笑意。
    这会不会是这只幼崽第一次吃糖?记起从走进大门开始,所观察到的这家护养协会的经济状况,谢栾忍不住这么想。
    听见青年的声音,本来在一动不动仔细感受着那阵甜味的穆卡幼崽很快又把视线跟了过去。
    什么东西好看,什么东西不好看,缺乏智慧的低等种族在这方面并没有相应的概念。
    但此时在青年脸上的柔软笑意和眼中的光彩,映在这只穆卡幼崽的猩红竖瞳里却有种亮晶晶的感觉,非常漂亮,吸引着它靠近。
    而这只大型幼崽确实也这么做了。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蹭一蹭青年,最终它低下头颅,往青年怀里轻轻拱了拱。
    青年身上的温暖体温像它刚破壳出生的时候,蛋壳上残留的那种余温,这种温度让这只穆卡幼崽有种安全感。于是在往青年怀里拱的时候,它还低低发出了点声音。
    刚才还表现得凶猛残暴的危险生物现在这样对青年低下头颅表达亲近,像一只听家长话的乖宝宝,尽管外形看起来依然危险可怕,待在青年身边的穆卡幼崽却仿佛有一种温顺感觉。
    天知道"温顺"这个词是怎么能跟穆卡族的幼崽挂上钩的,远处三人已经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到现在也还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就算是拿下S级资格评定,被各个星球的幼崽护养协会抢着要的金牌保育员,想要让一只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穆卡幼崽这样乖乖听话恐怕也很难做到,最多强行制服。
    可在他们眼前的这只穆卡幼崽,现在是主动低下头往青年身上蹭的啊!
    不知道自己做到了一件在他人眼中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作为一名战五渣的人类,谢栾被他前边大型幼崽的轻轻一拱……拱得扑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嘶……屁股疼!
    谢栾疼得咧了咧嘴,但他忍住没发出声音来,只再伸手去摸了摸这只似乎还想拱他的穆卡幼崽。
    在往他怀里拱的时候,眼前这只看着是危险生物的大型幼崽表现得很是小心翼翼,把锋利的前臂往后边缩,且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拱……
    虽然一开始觉得拿的剧本不太对,但谢栾想,他并不反感这个剧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目录X
设置X
  1. 阅读主题
  2. 正文字体雅黑宋体楷体
  3. 字体大小A-18A+
  4. 页面宽度-1200+
保存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
qg777